中华穿山甲

编辑 锁定 讨论
中华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是鳞甲目穿山甲科的哺乳动物。头体长42-92厘米,尾长28-35厘米,体重2-7千克;鳞片与体轴平行,共15-18列。尾上另有纵向鳞片9-10 片。鳞片棕褐色,老年兽的鳞片边缘橙褐或灰褐色,幼兽尚未角化的鳞片呈黄色。吻细长。脑颅大,呈圆锥形。具有一双小眼睛,形体狭长,全身有鳞甲,四肢粗短,尾扁平而长,背面略隆起。不同个体体重和身长差异极大。舌长,无齿。耳不发达。足具5趾,并有强爪;前足爪长,尤以中间第3爪特长,后足爪较短小。全身鳞甲如瓦状。
栖息于丘陵、山麓、平原的树林潮湿地带。喜炎热,能爬树。能在泥土中挖深2-4米、径20-30 厘米的洞。末端的巢径约2米。以长舌舐食白蚁、蚁、蜜蜂或其他昆虫。
分布于不丹、中国、印度、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尼泊尔、泰国和越南。
(概述图参考资料: [1] 
  • TA说
一些人认为既然穿山甲可以“穿山”,那么它们的皮肉一定具有“打通”之功效,在“吃啥补啥”的古老逻辑影响下,这个在地球上生存了4000多万年的古老物种,在几十年间,被吃的几近绝种。但实际上,穿山甲的鳞片是由角蛋白构成的,就像人的指甲一样。如果它不叫穿山甲,是不是就不会遭受这样的厄运?...详情
相关新闻
内容来自
中文学名
中华穿山甲
拉丁学名
Manis pentadactyla
别    称
穿山甲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    门
脊椎动物亚门
哺乳纲
亚    纲
真兽亚纲
鳞甲目
穿山甲科
穿山甲属
中华穿山甲
亚    种
3亚种 [2] 
命名者及年代
Linnaeus, 1758
同义学名
Manis aurita
同义学名
Pholidotus bengalensis
英文名称
Chinese Pangolin
保护级别
极危(CR) IUCN标准 [3] 

中华穿山甲形态特征

编辑
穿山甲
穿山甲(4张)
中华穿山甲头体长42-92厘米,尾长28-35厘米,体重2-7千克;吻细长。脑颅大,呈圆锥形。具有一双小眼睛,形体狭长,全身有鳞甲,四肢粗短,尾扁平而长,背面略隆起。不同个体体重和身长差异极大。头呈圆锥状,眼小,吻尖。舌长,无齿。耳不发达。足具5趾,并有强爪;前足爪长,尤以中间第3爪特长,后足爪较短小。全身鳞甲如瓦状。鳞片与体轴平行,共15-18列自额顶部至背、四肢外侧、尾背腹面都有。尾上另有纵向鳞片910 片。鳞甲从背脊中央向两侧排列,呈纵列状。鳞片呈棕色,腹部的鳞片略软,呈灰白色,老年兽的鳞片边缘橙褐或灰褐色,幼兽尚未角化的鳞片呈黄色。鳞有三种形状:背鳞成阔的菱形,鳞基有纵纹,边缘光滑。纵纹条数不一,随鳞片大小而定。腹侧、前肢近腹部内侧和后肢鳞片成盾状,中央有龙骨状突起,鳞基也有纵纹。尾侧鳞成折合状。鳞片之间杂有硬毛。两颊、眼、耳以及颈腹部、四肢外侧、尾基都生有长的白色和棕黄色稀疏的硬毛。绒毛极少。成体两相邻鳞片基部毛相合,似成束状。雌体有乳头1对。和同属中的其他物种的差别是耳朵露在外面。 [4] 
中华穿山甲是特化物种、视觉基本退化、尤以嗅觉灵敏。 穿山甲的肝脏不大,肝解毒功能弱,免疫系统弱,属于单室胃,胃中披着角质膜,胃腺部的黏膜处密布许多呈"S"型的皱襞,借吞食时吞进胃中的小砂石将食物磨碎。穿山甲肠管表面平滑,小肠长。 [4] 

中华穿山甲栖息环境

编辑
中华穿山甲栖息于丘陵、山麓、平原的树林潮湿地带。生活于各种各样的栖息地,包括热带森林、针叶林、常绿阔叶林、竹林、草原和农田。 [3] 

中华穿山甲生活习性

编辑
喜炎热,能爬树。能在泥土中挖深2-4米、径20-30 厘米的洞。末端的巢径约2米。以长舌舐食白蚁、蚁、蜜蜂或其他昆虫。猛兽、猛禽为天敌,偶尔遭家犬袭击。 [4] 
中华穿山甲过着孤独的生活。虽然它们是高度陆地动物,但它们也完全有能力攀爬树木,还有很好的游泳能力。穿山甲经常缓慢地移动四肢,用自己的指关节,其前爪卷曲在下面,产生一些非常独特的足迹。偶尔,它们可能会抬起后腿,身体更加直立,前肢保持在空中,这也是攻击白蚁巢穴时所采取的姿势。 [4] 
中华穿山甲长长的爪子挖掘出一个白天睡觉的洞穴,在傍晚则四处去寻找食物。中华穿山甲视力不佳,但不依赖于视觉,而是依靠气味来寻找猎物。它们利用其强大的前爪打破白蚁或蚂蚁巢,然后用它长而粘的舌头将昆虫舀进嘴里。在进食时,穿山甲可以闭合其鼻孔和耳朵,以防止叮咬昆虫蜂拥而生,而厚厚的眼睑可以遮挡眼睛。因为它们缺乏牙齿,所以它们的膳食是在肌肉胃中被磨碎。 [4] 

中华穿山甲分布范围

编辑
原产地:不丹、中国、印度、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缅甸、尼泊尔、泰国和越南。 [3] 
中华穿山甲分布图 中华穿山甲分布图

中华穿山甲繁殖方式

编辑
中华穿山甲4-5月交尾,12月或翌年1月产仔。幼仔伏于母兽背部,随之外出活动。 [4]  在尼泊尔,中华穿山甲4-5月期间产仔。初生幼仔体长测量约45厘米,重约1磅,身上没有鳞片,虽然它们的身体在生命的前两天柔软而有弹性,但能够在走路,年幼的穿山甲被携带在母亲的尾巴或背部。如果母亲感到受威胁,它就会将幼仔卷缩在她身下或尾巴里。雄性穿山甲显示出父母的本能,它们会和雌性及幼仔分享共处同一个洞穴。 [4] 
在夏末或初秋,可能会观察到雄性中华穿山甲与雌性性交配的机会,胜利者和雌性的交配在3-5天内完成。中华穿山甲在深深的洞穴中度过冬天,这个洞穴位于白蚁巢旁,方便提供食物来源。在此期间,雌性产出一个幼仔,在冬季的洞穴中饲养,春季会与母亲一起出现在洞外。一旦在洞穴外面活动,年幼的穿山甲就会被带到母亲驮在尾巴上。中华穿山甲在1岁左右达到性成熟。 [4] 

中华穿山甲亚种分化

编辑
中华穿山甲(3亚种)
中文名称学 名命名者与年代
1中华穿山甲华南亚种
Manis pentadactyla aurita
Hodgson, 1836
2
中华穿山甲指名亚种
(台湾穿山甲)
Manis pentadactyla pentadactylaLinnaeus, 1758
3中华穿山甲海南亚种Manis pentadactyla pusillaJ. Allen, 1906
[2] 

中华穿山甲保护现状

编辑

中华穿山甲保护级别

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2019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 3.1——极危(CR)。 [3] 
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 附录Ⅰ级保护动物。 [3]  [5] 
列入《中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二级保护动物。 [6] 

中华穿山甲种群现状

中华穿山甲在亚洲被广泛猎杀,以作为食物及传统药物使用。该物种在其原生栖地均大幅减少。根据国际公约中华穿山甲在任何从野外捕猎的商业用途均被禁止。在多个不同国家及地区均禁止出口及贸易,包括孟加拉、中国、印度、老挝、缅甸、尼泊尔、泰国及越南等禁止捕杀和食用。在中国,非法捕杀、走私或贩卖,可被判监5年以上有期徒刑,案情严重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 [7] 

中华穿山甲濒危原因

主要威胁是针对本地和国际用途的针对性和非针对性的滥猎和偷猎,后者主要受中国需求的驱动,该物种在其大部分范围内承受着非常沉重的采集压力(2007-2018年)。正如历史上发生的那样,出于营养、医学和享乐主义目的的开采发生在当地(1999-2018年)。但是,有证据表明,鉴于动物的高昂价值,市场已经经常放弃使用本地动物而转而从事动物进入国家和国际贸易的活动(2008-2014年)。尽管该物种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但国际上仍使用涉及该物种及其衍生物的贩运(2015年)。估计,2000年至2018年间的实际数量更高,但2000年至2013年间该物种的国际贩运可能涉及约50,000个人(Challender 2019)。 [3] 
在中国和越南,中华穿山甲的肉类作为一种奢侈的野生肉类被大量消费,富裕的消费者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价格(Shairp 2016)。该物种还出现在中国和越南的传统医学文献中,该文献规定在传统药物中使用鳞片治疗哺乳期妇女的皮肤状况,改善血液循环和刺激乳汁分泌(例如,中国药典委员会,2015年)。在中国,疑似也通过医院等指定商店以及传统医药零售商针对这些疾病和其他疾病以及癌症开具了穿山甲鳞片的处方(Yu和Hong 2018)。2008-2015年间,中国国家林业局每年披露的穿山甲鳞片消耗控制量,即批准使用量,约为每年26.5吨鳞片(CBCGDF 2016),相当于5.7万只穿山甲。而CITES贸易数据库记录显示2001-2014年间,中国年均甲片(商业、科研、教育)进口额仅为446千克。这中间的差额只能通过中国国内库存以及非法贸易来填补。但是,这种机制被中国正在进行的非法贸易和可利用规模的传统药品商店所破坏(Xu et al.2016)。越南也存在持续但非法的供应情况(Challender等人,2015)。 [3] 
其他威胁包括基础设施发展,生境丧失和破碎化以及农药使用。在中国,包括水电站和采矿业在内的重大发展也构成了威胁。
中国的台湾和香港是例外,那里的物种没有受到大量狩猎或偷猎的威胁。这里的威胁包括野狗的掠食,道路杀伤和发展,即将土地供人类使用。在台湾,研究表明中华穿山甲可能会被困在洞穴或树木的空洞中,并导致死亡(Sun等,2019年)。 [3] 

中华穿山甲保护措施

该物种列入《华盛顿公约》附录一,2000年为主要用于商业目的的野生捕捞标本建立了零出口配额(CoP11)。它在所有分布的国家均立法为受保护的物种(不丹除外)。 [8] 
在孟加拉国,该物种在2012年被列入野生动物保护和安全法案的保护。 [3] 
在中华穿山甲被列入“中国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Ⅱ类保护物种(1989年)。它还列入“实施保护陆生野生动物条例”(1992年)和“濒危野生动物和植物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条例”(2006年)。在2000年得到进一步保护,这两项司法解释确定了专门惩罚涉及穿山甲贩卖罪行的标准。同样,中国国家机构在2007年发布的通知加强了对传统药物包括穿山甲物种的监管,意味着穿山甲的狩猎许可证将不再被签发,已有的穿山甲称重入库,库存将被验证、认证,库存货物受试者仅通过医院等指定网点进行零售业务。 [3] 
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该物种受到1976年“野生动物保护条例”(1980年修订,1996年)和“2006年动物和植物濒危物种保护”的保护。
在中国台湾,所有穿山甲在1990年8月起,根据1989年“野生动物保护法”(1994年修订)受到保护。
在印度,这种物种被完全保护,列入“1972年野生动物保护法”(2003年,2006年修订)附表一。
在泰国,所有穿山甲根据1992年野生动物保留和保护法B.E.分类为保护野生动物。
在尼泊尔,该物种在“国家公园和野生动物保护法”(1973年,1993年修订)附表一中被列为保护动物。
在老挝,穿山甲被列入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野生动物和水生法”(2007年)的禁止类别,作为在社会经济、环境、教育和科学研究发展中特别重要的一种罕见的,近乎灭绝的,高价值的物种。
在缅甸,该物种被列为“保护野生动物和野生植物和保护自然地区法”下的完全受保护的动物(1994年)。
在越南,该物种被列为在“关于濒危,珍贵和稀有野生动植物物种管理”的第32号法令第IIB组中受法律保护(2006年)。然而,该法第9节允许从非法贸易中缉获的檀香山合法销售回贸易。缺乏对没收的pangolin的适当解决方案仍然是越南执法机构的一个主要问题。 [3] 

中华穿山甲相关报导

编辑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以来,大家对于这个病毒的来源都非常关心,因为只有弄清楚病毒来源于哪里才能更好的采取措施,蝙蝠(中华菊头蝠)是大家比较公认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2020年2月7日凌晨,华南农业大学大学宣布发现了穿山甲是新冠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
2020年2月7日凌晨1时许,华南农业大学在其官方微信宣布:华南农业大学、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沈永义教授、肖立华教授等科研人员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杨瑞馥研究员及广州动物园科研部陈武高级兽医师开展的最新研究表明,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潜在中间宿主。这一最新发现将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防控具有重大意义。 [5]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